离心玻璃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离心玻璃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欧洲的堕落已经势不可挡地展开

发布时间:2021-01-21 15:01:36 阅读: 来源:离心玻璃棉厂家

“欧洲的堕落”已经势不可挡地展开

11月3日,欧洲央行突然令人吃惊地将基准利率削减25个基点至1.25%,这一行动完全超越了市场预期,因为欧元区的通胀率依然保持3%左右的水准,并可能继续上升,在这种情况下新上任的欧洲央行行长“超级马里奥”还是义无反顾地降息,除了说明欧洲央行觉得欧元区金融形势不断恶化以外,更重要的是,欧洲央行已经动摇了它的基本原则:“遏制通胀高于一切”,它开始用所谓“动态的眼光”来看待货币政策,比如会认为经济萎缩倾向带来未来的通缩,尽管通胀还很确凿,但是他们认为“更确凿”的是通胀将会下跌。  最近一阶段欧洲的表现令人深感不安,原本由一系列原则构筑的“欧洲精神”已经出现崩溃的迹象。欧洲央行已经不再将遏制通胀视为铁血原则,这是其一。其二,欧元区原本设计的思想就是一个伸缩进退的框架,如果没有达标,理论上应当是退出欧元区。但现在又是另一回事。希腊总理帕潘德里欧实施财政紧缩政策获得援助贷款,紧缩政策不断“惹火”希腊民众抗议,冲突不绝于耳。帕潘德里欧不得已抛出“公投”信号:让希腊人民用直接民主的方式来决定欧盟批准的总额1300亿欧元(约合1790亿美元)的最新援助计划,这意味着希腊有退出欧元区概率。当时希腊加入欧洲的时候也是公投过的,现在则反过来一趟。一时间让欧洲大国领导人异常愤怒,认为是颠覆性地动摇了欧元区,坏了他们此前不断“拯救”的良苦用心,甚至上纲上线指责帕潘德里欧为了和反对党Antonis Samaras政治争斗的一己之私,不惜毁坏欧洲稳定大局。在维稳压力下,帕潘德里欧又不得不撤了回来,取消了“公投”。  “稳定压倒原则”的局势又重来,我们不仅对欧洲的“堕落化”感到遗憾,也对一些媒体鹦鹉学舌地强调“欧洲维稳”感到可笑。希腊的问题不是债务的问题,而是还债能力的问题。就像一家企业,资不抵债不假,但这不是关键,这家企业的竞争力很好,能创造出大量的现金流,那么对这家企业的拯救就是值得的,只要改善了债务结构,企业就脱胎换骨。希腊则是一家没有竞争力、不能创造现金流的企业,对它的拯救的困境在于:援助的钱投下去,国内赤字要削减,但希腊始终没有足够的“赚钱”能力能还上钱,所以,每过一段时间就要继续投钱。这压根就是竞争力的问题。就好比一个病人,不能病恹恹地在床上吃补品,也要下床活动,要“动养”。让希腊退出欧元区,恢复过去的货币“德拉克马”就是一个有益的策略。德拉克马会大贬值,尽管这会短期内造成原本以欧元计价的债权因德拉克马贬值而上升(即以德拉克马换算),但至少希腊的出口和竞争力会大大加强——“企业可以创造现金流了”,这个关键的条件回来了。  很多人会举出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的例子,比如印尼货币贬值和社会动荡。但是,我们也可以举出相反的例子,比如韩国的新生和竞争力的重构。我们试想,是否可以将对希腊的债权减记或者援助改造成希腊退出欧元区后货币贬值下的“帮助基金”。希腊的新货币计价的债务价值上升,有一些金融机构会破产,这些都需要一笔过渡费用的帮助。如其将援助放在“利息滚利息”的借钱度日上,还不如全新地改变这个国家。  我们认为,IMF在1997年提供的手术药方是有其合理因素的,不能被斯蒂格利茨这样的新凯恩斯主义者一概否定。相反,无论是美国还是欧洲,都走到了另外一条道路上:狡猾的拖延、随时背弃原则、诱使别人分担成本……  EFSF(欧洲金融稳定基金)尽管被德国议会在功能上设限,但所有人都看出来,这是一个缓慢的突破过程,德国最终会将自己全部“押上去”。EFSF债券会最终变成欧洲央行实施类美联储量化宽松的工具。“EFSF的滥用化”、欧洲央行取消“通胀单一目标”、“欧元区不可退出”等等,这已经清晰地显示了欧洲对过去痛苦和经验赢得的全部原则义无反顾地抛弃,“欧洲的堕落”已经势不可挡地展开。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