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心玻璃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离心玻璃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中核自主核电技术成功出口阿根廷布线产品

发布时间:2020-10-18 20:52:08 阅读: 来源:离心玻璃棉厂家

中国核工业集团(下称“中核”)官方微信5日早上发布一则“中核号外”的消息称,2月4日与阿根廷签署的一份协议“标志着中国自主三代核电技术成功出口拉丁美洲”。

这项协议名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阿根廷共和国政府关于在阿根廷合作建设压水堆核电站的协议》。中核与阿根廷核电公司作为双方授权企业将负责协议的具体实施。

按照上述说法,中国核电现在已经在拉丁美洲迈出了关键的一步。但更多的困难还在后头。

来自高层的推动

该项协议签署的背景是,2月4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北京同阿根廷总统克里斯蒂娜举行会谈时强调,将核电作为下阶段重点合作领域加以推进。

这是时隔半年后,习近平再一次重申了中国与阿根廷在核电方面合作的重要性。

2014年7月,习近平到阿根廷进行国事访问期间首次提出了双方在核电方面的合作。习近平在阿根廷期间,中阿两国共同签署并发表联合声明。在联合声明中,双方将核电合作事宜提上了议事日程,并签署了“关于合作在阿根廷建设重水堆核电站的协议”。

一位接近中核的知情人士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时介绍,中方希望参与阿方扩建的第四个核电站的建设。中核是参与该核电站建设的中国主力,该公司已经在2010年宣称有意帮助阿根廷建设这一座核电站。

中核董事长孙勤曾在2014年3月称,中核将主攻阿根廷的核电市场。另外,中核已经加快上市的步伐,其麾下的中国核能电力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核电力”)已经在2014年5月份在证监会网站上发布了招股说明书。中核电力拟公开发行不超过36.51亿股,约占发行后总股本的25%。目前,中核控股的上市公司有中核科技(000777.SZ)。

中国驻阿根廷使馆经商处此前披露的消息显示,2013年,阿根廷政府决定建设第四座核电站,包括两台不同堆型机组。第一台机组采用CANDU重水堆技术;第二台机组采用压水堆技术。这座拟建设的核电站的建设成本将超过30亿美元,预计在2016年开工建设。

核电“走出去”目前已经成为中国的国家战略,阿根廷仅是中国核电“走出去”的目的地之一。自2014年至今,中央高层已多次在公开场合上要求和鼓励国内核电走出国门。

中国领导人还积极向国外推销本国的核电,最近的一次是在今年1月29日。这一天,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主持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说,要“大力开拓铁路、核电等重大装备国际市场”。

去年3月习近平在欧洲行之际就见证了中国广核集团(下称“中广核”)与法国电力公司在巴黎签署了合作协议。

紧接着,李克强在去年6月访英期间,中英双方就核电等领域签署《联合声明》,后者表示欢迎中国企业继续在英投资核电等项目。这期间,中国的核电公司与当地核电公司签署了相关合作的备忘录。

中国还在2013年11月与罗马尼亚达成合作开发一座核电站的意向,而当时恰逢李克强访问该国。

国家能源局也在加强核电对外合作的力度。一个细节是,《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在2月5日对该局官网进行梳理发现,在2014年年底接替吴新雄成为该局局长两个多月后,努尔·白克力一共有5次公开活动的信息在官网上披露,其中有3次涉及核电的对外交流与合作。即他在1月份分别会见了法国阿海珐集团董事局主席和法国电力集团总裁以及西屋电气公司总裁。

企业渴望“走出去”

业界普遍认为,中国核电“走出去”将推进先进能源技术装备出口。换句话说,核电出海的一个主要原因是基于国内产业拓展的需要。“一个重要的目的是带动核电设备走出去。”中国一重(601106.SH)一位内部人士对本报记者说。该公司是国有核电设备制造企业巨头之一。

“估计我们今年的业绩要亏损了。”国内某大型核电设备制造企业的一位高层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他们的“订单太少了”。他同时希望公司未来能够跟着中核和中广核这样的核电巨头一同出海,从而拿到相应的订单。

上海电气(601727.SH)核电部总工程师缪德明在去年总结说,国内核电设备制造企业参与国外设备供货的形式大概有三种:一是国内核电公司拿下国外项目,然后国内制造企业分包;二是国内核电公司与制造集团联手拿下国外项目,制造集团企业优先承担制造;三是国外核电公司承担国外项目,将部分设备分包给国内企业。

与中国一重一样,上海电气也是国有核电设备制造企业的巨头。这两家公司的内部人士分别向本报记者表示,核电出海对公司来说显然是好事一桩,毕竟未来一段时间海外至少有上万亿元人民币的核电市场。

但在他们知道,核电“走出去”哪怕是想想都是个挑战。即便是中国目前已经与阿根廷签署了上述核电合作协议,但中国还将面临着与俄罗斯和韩国这样的世界级核电强国竞争。目前,这两个国家都有意向与阿根廷合作,而且也签署了类似的协议。

与俄罗斯和韩国这些国家相比,中国在核电方面的优势主要是“建设的高效和低成本”。但复杂的核电需要的不仅仅是这些“优势”。

中国核电“走出去”尚处起步阶段。“核电总承包出口,还只有巴基斯坦两台30万千瓦机组的实践,核电站总承包出口的世界形象尚未建立。”核电专家温鸿钧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中国“协助进口国解决核燃料供应和乏燃料贮存处置的能力还有待提高”。

苏州威能锅炉维修

2020北京石油展

桃苗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