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心玻璃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离心玻璃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中钢总裁贾宝军被曝去职遭员工公开信炮轰

发布时间:2020-07-13 16:00:26 阅读: 来源:离心玻璃棉厂家

两朵红色的玫瑰绽开着,红花绿叶的簇拥之下,不远处的中钢大厦拔地而起。这是中钢集团总裁、党委副书记贾宝军的微信头像。

但是他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出现在这幢让无数中钢人骄傲的大楼里了。

腾讯财经从知情人士处获悉,就在中秋节放假的前一天(9月5日),国资委已经在中钢集团领导层范围内宣布免去贾宝军的职务,但并未正式发文,也未在中钢内部进行传达。当天,贾宝军并不在现场,此后也没有再出现在中钢,而是以休病假的名义不再上班。

9月23日下午,腾讯财经打通了贾宝军的电话,但他拒绝回应自己是否已经去职的问题。中钢集团新闻负责人同样并未回复腾讯财经有关此的询问,国务院国资委亦未对此进行回应。

此前一天,中钢集团银行贷款本息数百亿元全面逾期的消息在网络上盛传。随后中钢集团对腾讯财经表示,百亿元贷款逾期不属实,但承认存在个别资金回笼未按期到账。然而,腾讯财经接触的多位银行业人士,已经开始打听中钢的未归还贷款的处理方案,显示出中钢的贷款逾期并非空穴来风。

贾宝军的前任黄天文,在迅速做大中钢成为国资委的红人之后,又因为中钢迅速暴露出的诸多财务问题,于2011年被免职。但三年后,继任者贾宝军并未能改变这一状况,中钢集团因为财务状况再次被推上风口浪尖,自己也像黄天文一样黯然去职。

6月份,很多中钢的管理干部及员工均在自己的邮箱中发现了一封邮件:这是一份某中钢员工写就的公开信,这封以《中钢集团还有希望吗?》为题的公开信中,直指中钢集团通过财务造假、申请财政补贴才实现了2013年财务报表的盈利,并且将贾宝军称作无思路、无作为、无正气的三无老板。

另一方面,随着中钢集团再度陷入资金危机,市场上也开始流传国家将对其注资200亿的传言。然而,在强调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作用的当前形势下,政府真的会救中钢这样战略性不强的央企吗?

再陷资金危机

9月22日晚间,社交媒体开始风传,称中钢集团被曝出数百亿银行债务逾期,国务院出面协调,此事涉及到工行与交行两大国有银行。到了23日,新的版本更加具体,中行200亿、交行150亿、光大110亿、国开100亿、农行90亿、民生75亿、浦发40亿、北京银行30亿、工行20亿。总共780亿。

不过,随后工商银行对腾讯财经表示,中钢集团及其下属企业在工行的融资余额,占该集团全部金融机构融资余额的比重不足1.3%,目前该集团在工行的相关融资均未违约。其他银行暂未正面回应,不过,腾讯财经获悉,由于中钢集团的主账户开在中国银行,因此中行是贷款最多的银行没有悬念。

而财务报表的数据则显示,中钢集团的未归还的银行贷款可能远低于传闻中的780亿元。根据中诚信评级对中钢集团控股子公司中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钢股份)的评级报告显示,截止2013年12月31日,中钢集团合并报表总资产1100亿元,总负债1033亿元;中钢股份总资产1000亿元,总负债950亿元,即中钢股份资产、负债分别占集团公司91%和92%。因此,中钢集团的负债主要体现在中钢股份。

而据中钢股份财务报表显示,截至2013年12月31日,中钢股份短期借款为370亿元,长期借款为50亿元,共计420亿元。这也意味着,中钢集团的借款至少在420亿元以上。也就是说,尽管中钢集团总负债达到1033亿元,但超过530亿元是以应付票据、应付账款、预收账款等形式存在,以借款形式存在的负债最多不超500亿元。

中钢股份的财务报表披露了部分短期借款的详细情况,其中几笔较大的短期借款如下:短期质押借款中交通银行34.5亿元、中国银行40.8亿元;短期保证借款中光大银行为23.57亿元、国家开发银行为40亿元、交通银行12.04亿元、农业银行为46.95亿元、中国银行21.81亿元。

中钢的财务问题并不仅仅局限在银行贷款上。就在6月份的那封员工公开信中,就直指公司粉饰财务报表,经营一直亏损。 今年1-4月当期经营亏损6亿,预计上半年经营亏损8-10亿,下半年的经营形势更加严峻。中钢集团底子薄,2009年财务报表上的净资产80亿,现在已经所剩无几了。

信中提到,中钢集团已经持续4年经营亏损,2013年通过出卖土地8亿和申请财政补贴11亿,才免强将财务报表做成盈利,掩盖了当期经营亏损。中诚信报告的数字显示,当年中钢集团利润总额为1.35亿元。

信中还列举了管理层热衷于围绕企业的财务报表做文章,急功近利的五大罪状:一是,大量的长期应收账款挂在账上,不按照会计制度计提减值,仅仅钢铁这一个板块的1年以上的应收账款就有30亿。

二是,被海鑫钢铁、鑫达钢铁等民营企业套牢的资金接近20亿,集团领导要求保密。这是继山西中宇钢铁有限公司(下称山西中宇)的40亿占款之后,又被曝出的高额占款事件。

三是,近年来主要商品的市场价格持续下跌,存货普遍发生潜亏,但在财务报表上不反映,有的存货在仓库已经没有了,但财务报表上仍然记着有。

四是,卖房卖地卖资产,把历史上积攒下来的值钱的东西,能够卖出去的已经卖的差不多了;五是,不断地向国资委财政部要补贴要注资,补贴和注资都是白给的钱,其中补贴可以直接计入财务报表的利润项,掩盖当期经营亏损。

中钢集团的财务报表,已经不能真实的反映企业的经营活动。公开信呼吁国资委聘请四大会计事务所对中钢集团进行重新审计,称浮现出来的窟窿一定会让人震惊。

贾宝军其人

贾宝军没能堵上三年前的窟窿。2011年5月,从被迫提前去职的黄天文手中接过总裁一职时,贾可谓临危受命。

黄留给贾宝军的是一个高速扩张后大厦将倾的中钢:陷入山西中宇的40亿占款泥潭,14亿美元巨资收购澳大利亚中西部矿业公司却遭遇亏损,现金流不够支撑其正常运营,甚至无法依靠自身能力按期偿还贷款。

新官上任三把火,贾宝军接手后即开始了一系列调整:大幅削减资金占用量较大的业务,清理高库存,成立专项小组解决资金占用问题,并撤销了运作整体上市项目的长江办公室,开展事业部改革,对中层基层干部进行重新竞聘上岗。此外,还开始出售四川炭素有限公司、杭州湾大桥项目股权等资产,以换取资金输血。

然而,就在他上任伊始,一位前高管却对当时的媒体表示,贾宝军来后,工作并不太好开展,因为大家都没有心思和精力放在公司经营上。

似乎一语成谶。三年之后,中钢再度爆发危机,而问题也依然与三年前几乎没有变化:无力偿还贷款、民企大量占款、盈利能力底下。

是黄天文治下的中钢积重难返,导致贾宝军无力回天,还是贾也要为中钢的危局承担责任?上述员工的公开信显然认定是后者。

公开信将贾宝军斥为无思路、无作为、无正气的三无老板。一方面,在企业经营上,贾宝军提出的扭亏脱困三年三步走没有具体的路径,空谈而已,信中举例称,在今年一季度经营专题分析会上,贾发表了重要讲话,突出强调当前要抓好群众路线教育,但具体经营上的事却只字未提。

对于贾宝军的一系列改革措施,公开信却认为,除了事业部改革、以及干部重新竞聘上岗外,贾并未做其他实事。而就算是这两件事情仍然存在问题,事业部改革是在集团职能部门与二级企业之间增设事业部这一机构,但是二级企业的人、财、物等管理和考核仍归集团职能部门不变,结果是一个没有实际意义的忽悠;竞聘上岗则导致了部分老实的领导干部不明不白地下了岗。

信中还指责贾宝军无正气,称其对于国资委任命的其他领导干部不信任、不团结,造成其他领导干部之间貌合神离,各自为战甚至相互较劲。此外,他挑选6人提拔为总裁助理级的领导干部,与国资委任命的其他领导干部之间分权分工,造成管理职责不清。

一位在贾宝军上任后离职的原高管对腾讯财经称,自己基本认同公开信的三个判断。他认为,黄天文要为中钢的问题承担主要责任,但继任者贾宝军是个炼钢的,不懂钢铁服务行业,外行领导内行,自然无思路、无作为。在来到中钢之前,贾宝军在武钢工作了28年,从热轧厂技术科技术员做起,直至武钢集团副总经理。

上述原高管认为,在用人方面,贾宝军存在排斥异己问题,这也导致很多老中钢的出走,例如集团最大子公司中钢贸易有限公司总经理邴琪纬、副总经理郭晓洁,都跑去民企打工;副总经理级别的总法律顾问高蔚卿,也下嫁至神华集团的二级公司神华物资担任副总经理。

三无之外,该原高管甚至还给贾宝军加了一条无干劲,称黄天文为了工作时常不睡觉、不回家,而贾宝军则相对懒散。一个细节是,黄天文时代,中钢总部要求所有员工着正装上班,西装革履,而贾宝军上任后,带头不系领带,穿着随意,这让员工的整体精神风貌有所变化。

联合金属网高级分析师张佳宾对腾讯财经表示,中钢集团财务状况的恶化与自身的投资结构不合理密不可分,粗放式的增长、混乱的管理埋下此次网传消息的恶果。

而上述原高管认为,贾宝军如能在三年前开始做好三件事,才能挽救中钢。一个是搞好内部机制,用好人,而不是排斥异己;第二个是做好主营业务,不能将责任全部推给整体环境,中钢最大的亏损来自铁合金业务,但一些民企却能在这个领域实现盈利;第三,应该加快业务转型,例如在发展电子商务上,如今的中钢远远落后于民企。

但是,为时已晚。

央企:破产还是拯救?

危机三年未除,中钢的下一步将会怎样?最关心这个问题的,除了中钢人自己,就是银行了。9月23日,几位国有大行人士开始在微信群中讨论中钢的债务处置问题,担忧银行在此事件中受到冲击。

好消息传来:当日上午,一位接近此事的人士对腾讯财经表示,他从一位银行高层和一位投资机构高层处获悉,贷款逾期的传闻属实,但中钢集团不会破产。目前已经出台解决方案,逾期贷款债务可能通过债转股的方式予以免除,并由中央向中钢集团注资200亿元。

这个消息让中钢、也让银行感到踏实。然而,中铝集团的一位高管却认为,为中钢注资200亿元的可能性不大,很可能只是中钢主动传出的单方面消息。

上述原中钢高管也认为,获得如此大规模政府注资的可能性不大,相比而言,2013年中钢申请到的财政补贴也只有11亿元。他认为,政府不予以注资的原因,主要有两条。

首先,十八大报告提出要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这在国企改革上就体现为国企要增强市场竞争力,不能靠行政手段。如果在此时对于一个在市场竞争中落败的央企进行大规模注资,并不符合十八大的精神。

其次,一个可以比较的例子,是曾经连续亏损险些退市的中国远洋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国远洋)。2011年巨额亏损后,时任董事长魏家福多次向媒体称自己多次向中央打报告,要求政府出台政策救助。随后,市场上先后传出中远向政府请求注资100亿元、甚至200亿元的传言,但最终,中国远洋没有等来这样的注资。

中国远洋所在的航运业,是带有一定国家战略的行业,国家出点什么事情,需要他来运输。上述原中钢高管认为,与中国远洋相比,中钢集团所在的钢铁服务行业,并不具备国家战略性质,相同的事情都有足够多的民营企业在做,中国远洋获得不了注资,中钢凭什么能获得?

如果资金危机继续蔓延,难道中钢只能选择破产?对此,该高管认为,央企破产并非没有先例。2008年9月27日,经上海二中院依法裁定,公司进入破产重整案程序,成为国务院国资委下属央企上市公司中第一家实施破产重整的公司。

另一选择,则是与业务有着高度重合性的五矿集团进行整合。早在三年前,这个消息就曾经传出,但最终并未实现。即使是目前,这依然是个不错的选择。

这位已经离开中钢集团的高管,若有所思地问腾讯财经:不是战略性行业,又竞争不过民企,还要亏损,这样的国企,存在是否有意义?他认为,中钢如此折腾,根本原因在于国企管理者的官本位思想,不是自己的东西,不心疼。

这家2003年总资产近100亿元的钢铁贸易央企,2010年的总资产已膨胀至超过1800亿元,又在四年之后,迅速降至千亿以下。飞速地膨胀,又飞速地衰落,就像一颗流星。

(责编:杨秋影)

平顶山西装订做

沈阳工作服制作

榆林制作西装